<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基礎教育創新驅動力報告(趨勢篇)》預測2019年教育發展趨勢——

            點燃學習者的創新熱情

            發布時間:2019-05-03 作者:張春華 季瑞芳 吳莎莎 來源:中國教育報

            美國學校網絡聯合會(Consortium for School Networking,以下簡稱“CoSN”)近日發布了《基礎教育創新驅動力報告——2019趨勢篇,聚焦數字化變革的挑戰和機遇》。報告提出了2019年度推動學校教學和創新的五大趨勢——學習者即創造者、設計思維、個性化發展、培養未來領導力和數據驅動實踐創新。

            推動學校教學和創新的五大趨勢

            美國學校網絡聯合會是北美學校系統內的技術領導者專業協會,也是美國唯一一家專門致力于服務教育技術領導者的專業協會。這些教育技術領導者的目標在于學習方式的改變。基礎教育創新驅動咨詢委員會以及來自美國和國際上的主要教育組織和教育部門的負責人,共提出了23種推動學校教學和創新的趨勢。

            其中,排在前五名的重大趨勢分別為,學習者即創造者——學生畢業前就可以改變世界,這一思潮正激勵著學校接受現實世界的學習經驗,從而促進學生提出新思想和解決方案;數據驅動實踐創新——學校越來越多地利用有關學生學習的數據,測量學生的參與度和技能獲取,形成關于課程、招聘、技術投資等方面的決策;個性化發展——學校正在尋找提供個性化學習的路徑,促進學生的表達、選擇和自主能力;設計思維——一種基于移情和迭代過程,創造性地探索和最終制定挑戰解決方案的過程;培養未來領導力——采取加強學校的專業共同體建設行動,為教育領導者和工作者提供了學習和掌握新技能的機會,這為創新實踐打開了大門,并進一步促進了學生參與的路徑和機會。

            報告指出,其中的兩個趨勢——學習者即創造者和個性化發展,為教育者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這兩大趨勢都是以學生為中心,反映了未來工作中信息化發展的社會趨勢,改變著社會認知和技術創新的速度。這兩大趨勢在基礎教育創新驅動中位列前茅,美國教育系統、學校和教育工作者都將于今年開始對這兩大趨勢展開討論和應用。

            使學生成為知識的構建者、問題的解決者

            創造力在當今的工作場所和社團中是一種必不可少的能力,但僅僅掌握事實和概念是不夠的。基于未來需求的學習,是通過實踐并運用知識和技能來解決實際問題的學習,這不僅是理論上的問題,而且是實踐上的問題。為學生創建積極而有意義的學習環境,使學生成為知識的共同建構者,有助于學校知識生態系統的建立。然而,傳統的學校教育、測評手段和學習空間并未將“激發學生的創造力”作為學習的中心或焦點,也并未提供足夠的時間或空間。

            其實,教育工作者已經意識到,學生天生具備新觀念、好奇心和問題意識,把學習者作為創造者實際上一直處于探索之中。讓·皮亞杰(Jean Piaget)、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和雷吉奧·埃米利亞(Reggio Emilia)等教育家都秉持學習的建構主義視角。皮亞杰認為,教育者“必須培養發明者和創新者,而不是墨守成規者”。他提倡培養學生的好奇心,提供體驗類活動,幫助學生從以往的經驗中學習新知識。基于皮亞杰的建構主義理論,佩珀特提出新的理念:“物體的制造、測試、分析、重新思考、重新制作和重新測試的能力,有助于促進學生對術語進行深入學習。”佩珀特將他的想法與新技術聯系起來,為學生創造和協作提供了機會和條件。埃米利亞則通過工作坊或車間式的空間環境教學,進一步發展了建構主義。

            創客運動抓住了“以學生體驗為中心”這一探究精神。近年來,世界各地涌現了很多創客空間。創客空間或其他沉浸式的學習方法,例如基于項目的學習,為學生提出了新的挑戰,學生需要在提出項目或構建解決方案之前進行廣泛的研究、信息分析和綜合,這需要具備與深度學習契合的能力。這不僅有助于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發展,也帶來了中等教育如職業和技術學院的復興。例如,學校更加注重來自真實世界的可以進行實際動手操作的任務,從而有助于學生為未來做好準備。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以下簡稱“經合組織”)教育與技能部門主管安德烈亞斯·施萊徹(Andreas Schleicher)稱,新加坡現在正處于“西方幾乎完全沒有注意到的無聲革命”之中。學生在通過考試的前提下成為創新者和創造者,學校制度以此著稱。

            此外,薩爾瓦多的“DAI創客實驗室”目前正在支持兩個創客空間。年輕人可以在3D計算機輔助設計和數字制造中建立和展示快速原型制作的技術技能,此外,還提供了其他創造性的學習機會。通過獲得創客技術和本地技能培訓,年輕人可以將他們的創客勞動產品轉化為用于未來就業的證書。創客空間是創新計劃的一部分,也被稱為“就業橋梁”。美國匹茲堡的重塑學習(Remake Learning)是一個由350多個組織組成的區域網絡,這些組織遍布早期學習中心和學校、博物館和圖書館、課后班和社區非營利組織、學院和大學、教育技術初創企業和大公司、慈善機構和市民組織。匹茲堡兒童博物館目前是美國20多個與谷歌合作的中心之一,并致力于在全國范圍內啟動和維持創客教育。

            創客空間超越了物理空間,它將選擇和自主性融入日常學習活動,讓學生選擇如何積極展示他們的知識和技能。展示方式很多,例如講故事、音樂創作、視頻創作或者播客。數字創客空間正在成為下一代創客浪潮。

            這一趨勢正以一種快速、強烈的節奏進入教育領域,有時甚至以意想不到的、令人驚訝的方式改變著學校教育。幸運的是,新興的研究機構和思想領袖能夠促進教育領導者做好準備,鼓勵學習者作為創造者,將創造性學習納入教學計劃,并引導學生將想象力轉向創作性學習活動。

            個性化學習應由學生主導和推動

            人們可以定制自己的播放列表和社交媒體資源,可以定制自己的服裝和時尚配飾,已經習慣于對產品和服務個性化的推薦。隨著人們越來越重視定制的體驗,即參與消費的全過程,學生和家長也對教育個性化的期望越來越高。

            強調個性化發展的趨勢展示了學校從“一刀切”到量身定制的變化過程,這給學校保持銜接性帶來了壓力。

            在過去的10年里,統一的教學模式已經被更加靈活的、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模式所取代。教育工作者明白,吸引和激勵學生是深度學習的起點,他們正在嘗試多種創新來點燃每個學生的熱情。他們根據學生評估的能力和需求將教學分出不同層次,進而轉變教學路徑,整合數字工具和內容。通過翻轉課堂轉化學習空間,活躍課堂氛圍,強調學生的選擇,關注不同學生的需求。教育工作者也在調整教學內容和環境,使教育內容和文化熏陶更符合學生的學習需求。

            個性化已成為教學模式轉變中的流行詞語,但這個術語可能會令人困惑。今天,個性化學習是一種由學生主導和推動的模式,學生深度參與有意義的、真實的、具有嚴峻挑戰的項目,展示預期的學習成果。

            位于丹麥哥本哈根郊區的赫勒魯普(Hellerup)學校是進行個性化教育的典范。15年來,學校給予學生按自己的方式和節奏選擇自主學習的自由和權力。學校為此設計了開放式的樓層,包括多功能房間、舒適的座位和技術工具,以及靈活的時間表用以支持個性化學習。教師和學生共同協商如何處理基于項目學習的課程作業。教師通過提問和提示幫助學生“構建、培養個人能力和技能”。

            以往,個性化學習更多是為有特殊需求學生提供的教育,教育者和家長為學生提供和開發個性化的教育計劃。未來,每個學生都可以擁有一個個性化的學習規劃。

            技術可以簡化和增強個性化學習。數字平臺已經開始支持教育工作者從各個角度和微觀層面了解每個學生。學習管理系統(LMS)中越來越強大的學習者概況綜合了如下的縱向數據:學生信息系統,形成性、期中和終結性評估結果,學生在數字任務上的努力和效果,學生在過程中的工作量、徽章數量和作品數量以及課外活動和成就,學生參與學習活動,教師觀察,家長和學生的反饋。

            從這些數據中進行預測性分析可以進一步確定學生的即時需求。但同時,學校必須考慮到與獲取、存儲和共享數據相關的隱私和倫理問題。此外,對于學校領導和實踐者來說,在所測量的各個方面進行協作,并準確地捕捉到學習者參與和需求的整體情況,是至關重要的。

            與此同時,新興的研究機構有助于更加個性化地刻畫學習者的個人特征。適應性學習系統未來可能會單獨或組合性地捕捉到學習者的一系列認知、情感和行為等個人特征,例如認知風格、性情特點、知識和行為。學生的檔案袋有助于教師確定每個學生的水平,并按照學生的實際情況采取個性化的策略,以指導教學和學習。

            例如,中國“教學協作”教育平臺使用增強現實技術,將中國學生與全球教育者聯系起來,每周幫助50多萬學生獲得額外的輔導。這個英語學習平臺給學生提供個性化課程和作業,而且費用很低。這也是消除數字鴻溝、解決教育公平的一種潛在方式。

            經合組織關于未來教育和技能的意見書《未來預期》(The Future We Want)指出,未來需要個性化的學習環境,應擴大學生主動權,縮減課程,發展基于能力的教學。這一研究給出了一系列課程和教學系統改革所用到的通用視角和設計原則。

            美國大學教育管理委員會教育領導力高級研究中心的創始主任唐·麥克勞德(Don Mcleod)研究發現了“使學習過程具有連貫性和個性化的四項關鍵變化”——從真實的回憶變為高級思維;從教師控制變為學生主導;從傳統學習活動到真實工作場景;從傳統學習資源到技術增強的學習環境。

            教育工作者應當精心設計系統,使學生通過多種途徑完成學習目標。正如以色列教育技術中心創新辦公室主任蓋伊·利維(Guy Levi)所說:“千種方法,一個目的。目標一定要清晰,這并不是說目標最終都相同,但是必須互相融通,具備一些共同特征。”

            (作者單位:北京開放大學)

            提升創造力的建議

            ●對創造力應該具備更廣闊的視野。創造力不應局限于創客運動。從提出一個有意義的想法到創建內容或過程都需要創造力,就像在虛擬環境中創造一個有形物體一樣。

            ●將創造性學習與核心教學計劃相結合。美國國家學校董事會協會教育創新主管安·利·弗林(Ann Lee Flynn)提出:“有些學校的創客空間讓我想起了以前的計算機實驗室時代。”除了課堂教學之外,創客活動更多地散布于校外。此外,并非所有的學生都能有公平的機會接觸到創客空間。

            ●培養有價值的素養。數字未來公司學習科學執行總監杰里米·羅斯切爾(Jeremy Roschelle)說:“素養是指通過特定的互動媒介參與推進團隊目標的能力。”教育工作者可以支持學生在他們所追求的領域如科學、藝術或政治、文學中發展深層素養和技能。

            ●防止思維的固化。開發學生的創造力,讓他們充滿學習的激情,掌控自己的工作,并為與之相關的問題制定解決方案。學生的自主選擇和獨立精神培養了學術和非認知技能,如學生自主權、風險承擔和應變能力。數字教育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戈登·達爾比(Gordon Dahlby)說,“選擇自己愿意冒險或愿意投入精力的學習,專注于靈活的任務和結構”,這并不會自動陷入固化的學習。

            ●設定深度學習的挑戰參數。澳大利亞柯廷大學未來學習顧問金·弗林托夫(Kim Flintoff)表示:“將跨學科的機會結合起來,在各種‘創造’中形成解決方案。讓學生面對嚴峻的挑戰和問題,給他們時間去應對挑戰,反復嘗試,找到合理的解決方案,發現有瑕疵的解決方案,評估自己和他人的創造過程,從而促進學生掌握廣泛的專業知識。可以將現有資源和現有資源的局限性作為一個創新性挑戰,這使學生的解決方案獨特而有意義。”

            ●擴大評價范圍。與標準化測試相比,績效評估、觀察、反思和外部真實環境評估更適合評價創造性學習。

            ——摘自《基礎教育創新驅動力報告(2019趨勢篇)》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03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