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學生國際流動面臨諸多挑戰

            發布時間:2019-05-03 作者:本報記者 王家源 編譯 來源:中國教育報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發布的數據,全球流動學生從2000年的210萬人增加到了2017年的510萬人,增加了143%。學生全球流動并非高等教育國際發展趨勢的全部,但是其最顯著和主要的形式。在可預見的20多年后,高等教育國際發展戰略還將面臨諸多風險和挑戰。在未來25年,國際學生的增長勢頭能否持續下去?它將成為少數人精英式的機會,還是多數人都可獲得的機遇?

            更傾向于學分互換的國際流動

            出國留學的意愿是許多變量相互作用的結果。其中,把留學由一種愿望變為現實的關鍵決定因素在于資金。留學負擔能力不僅依賴貸款、積蓄等自籌資金,還依賴于政府或機構的獎學金或資金支持。

            根據大學信息服務機構發布的數據,2017年,全球流動學生大部分來自高收入和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它們分別占到流動學生總數的27%和40%,中等偏下收入國家和低收入國家學生總和僅占33%。2004年,來自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全球流動學生人數超過了高收入國家的流動學生人數,這是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學生出國留學愿望和能力不斷增強的一個指標。

            來自中等偏上收入國家的流動學生比例從2000年的31%上升到了2017年的40%,而來自高收入國家的流動學生比例從同期的43%下降到27%。

            2017年,高收入國家招收了全球76%的流動學生,相比之下,這一比例在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僅占19%。多年來,高收入國家一直保持了留學主要目的國的地位。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統計數據顯示出攻讀學位的國際學生的流動模式,但學位生的增長趨勢與學分交換政策并不相關。而且,學分交換學生在高收入國家占主導地位,例如歐洲“伊拉斯謨”計劃的學生以及美國留學生。

            這也反映出,隨著國家收入水平的增加和高等教育質量的提高,學生更愿意以學分互換的形式參與國際流動。

            為了保持對國際學生的吸引力,無論是國家還是高等院校,都必須充分證明自己的教育“物有所值”。

            更希望留學體驗“物有所值”

            學生流動性的增長將受到越來越多的經濟因素的影響。國際學生學費改革的證據表明,隨著學費的上漲,國際學生的數量會大幅下跌。例如,丹麥和瑞典分別從2006年和2011年開始向歐洲經濟區以外的國際學生收取學費,造成了國際學生人數急劇減少,跌幅分別達到20%和80%。

            然而,也有一部分國際學生對學費并沒有那么敏感。例如,由美國頂尖研究型大學組成的“十大學術聯盟”,盡管學費平均上漲了29%,達到了每年3萬美元以上,但其2014—2015年國際學生的注冊人數比2007—2008年增加了74%。

            根據國際學生的學術準備和財力資源,世界教育服務機構此前將國際學生劃分為四類。與“斗爭者”和“奮斗者”相比,“探險者”和“高飛者”具有更高的財力能力,更愿意承擔海外教育費用。

            諸多趨勢都在表明,出國留學正在變得越來越昂貴——學費不斷上漲,中等收入國家貨幣貶值,獎學金也越來越少。這可能導致“奮斗者”數量減少,以及“探險者”數量增加。不出預料的是,來自低收入和中等偏下收入國家的學生將更難接受海外教育。

            有關人士分析,從更為積極的一面來看,這將擴大中國、俄羅斯、馬來西亞等中等偏上收入國家吸引“奮斗者”型學生的機會。這意味著,高收入國家極有可能因為高學費、低獎學金失去這些地區的學生。鑒于國際學生流動格局的變化,留學生數量想要實現可持續增長,需要高等院校及政策制定者采取積極行動。

            確保學生流動的可持續性

            全球教育平臺“Studyportals”的報告指出了一系列變革和大趨勢,預計將推動高收入國家高等教育機構提供更多負擔得起并更加靈活的學術計劃,來提供與職業更相關以及更具成本效益的經驗。

            有關人士建議,高等院校需要在課程和授課方式上進行創新,包括跨國教育、院校伙伴關系、在線學習,來補充傳統的學生流動。

            學生流動的可持續未來取決于制度和政策之間的相互作用。制度策略必須確保國際學生不會變成“搖錢樹”。這意味著高等院校必須采取更多措施,將部分額外的學費重新投資到擴大招生范圍、提供獎學金、支持學生取得成功,以及為那些無法支付留學費用的學生提供更廣泛的入學機會。

            此外,為國際學生創造獲得工作經驗和收回部分投資的途徑非常重要。這些學生中的一部分可能成為長期移民,為經濟發展和創新作出貢獻。鑒于政治、經濟和人口因素在學生流動中的作用比以往更加重要,各國和高等教育機構需要避免過分依賴少數生源國。

            美國高等教育,對中美政治局勢緊張、來自巴西和沙特阿拉伯的學生獎學金枯竭、韓國和日本學生人數下降有種種擔憂。管理風險和擴大國際學生招生的多元化應該是留學生接收國優先考慮的事項,尤其對高收入國家來說。

            因此,當前形勢可能會抑制學生流動性以及高等教育的國際化發展理想和愿望。機構和政策制定者需要制定吸引合適的學生群體、物有所值的策略和政策,確保學生流動有一個可持續性的未來。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03日第7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