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小學化”傾向根在功利訴求

            發布時間:2019-05-12 作者:丁海東 來源:中國教育報

            在我國幼兒園教育實踐中,作為長期以來制約學前教育事業健康發展的頑疾,“小學化”傾向一直比較普遍地存在且未能有效消除。伴隨當前學前教育的改革與發展,為進一步切實提升幼兒園保教質量,克服和糾正“小學化”傾向,尤顯迫切。

                “小學化”傾向有雙重表現

            幼兒園“小學化”傾向有顯性和隱性兩種表現。“小學化”的顯性表現,即違背幼兒發展和教育規律,把本應在小學階段完成的教學目標和課程內容下移或提前到幼兒園里來,乃至按照類似于小學的偏重課堂講授和知識技能訓練的教學模式來開展幼兒園的教育活動。隱性的“小學化”現象主要表現為違背幼兒的身心特點以及活動的興趣和需要開展的教師教育行為,讓幼兒在活動過程中失去學習和發展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在幼兒園里,進行讀、寫、算的能力訓練,學習拼音、識字、背誦詩詞、開展珠心算等教學內容,多采用靜坐、靜聽的灌輸式教學,忽視乃至剝奪幼兒在游戲和生活中感知、操作和體驗的學習機會,是“小學化”傾向的典型表現。可以說,“小學化”傾向的實質就是違背或超越學前兒童身心發展規律和學習特點,進行一種在時間上超前化、在內容上學科化、在方式上成人化的學前教育,是一種異化了的、扭曲了的非科學的學前教育現象。

            “小學化”傾向的產生有其多元而復雜的社會根源與現實土壤。在我國比較廣泛的社會層面,尊重兒童、解放兒童的公眾意識和立場尚不能形成一種普遍的、強有力的文化自覺。正是在這種相對缺乏兒童意識的文化背景下,以根深蒂固的片面知識觀為主導的傳統教育觀念,以及以應試競爭為現實取向的教育期望,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非理性的教養期望和功利化訴求得以形成。

            在學前教育市場一直都存在非良性競爭的辦園環境,相當多的幼兒園在一味迎合家長不當育兒觀念的同時,游離或搖擺于現代學前教育科學立場的邊緣。加之,在學前教育公共資源有限,教師隊伍中優質師資的數量欠缺,專業素養和業務水平上的參差不齊也導致匯合成為滋生和助推“小學化”傾向的教育生態與現實合力。

                “小學化”傾向影響幼兒終身發展

            幼兒園“小學化”的不良傾向,可謂危害重重。

            其一,損害幼兒身心的健康與全面發展。處于身體及其大腦發育的關鍵時期,幼兒長時間靜坐和聆聽的束縛式和灌輸式學習,致使身體活動、動作操作和玩樂游戲缺乏或不足,使其生理系統、感官功能以及神經系統極易受到阻礙乃至傷害。超越幼兒心理發展水平,違背幼兒的學習特點與方式,小學化的學科化識記和學業負荷的超載,超前的知識灌輸和單純的技能訓練,注重知識技能的學業結果追求而忽略行動學習的過程體驗,促使幼兒滋生著厭倦和畏懼的情緒體驗,使其在成長一開始便喪失學習與探索的快樂、興趣和積極性,也沖淡或擠壓著學前教育本應需要更加關注的社會性和情感的發展、行為習慣的養成、創造力的培養、個性的豐富,乃至整個人格的全面而和諧的發展。

            其二,損害學前教育的專業化和科學性。學前教育必須堅持科學保教,必須走專業化之路。然而,“小學化”傾向以其拔苗助長式的超前教育和強化訓練,違反幼兒以直接經驗為基礎的學習特點與方式,背棄作為幼兒學習與發展基礎的游戲與日常生活,破壞了包括環境創設、生活保育、游戲活動以及教育活動等在內的課程實施的生態化系統,從而惡化或侵蝕著學前教育獨特的專業化實踐體系,淪陷著學前教育的專業操守及其科學立場。

            其三,破壞“幼小”教育的有效銜接。以狹隘的學科化學習和超前的教育,打破了幼兒園教育與小學教育科學而有序的銜接。學前教育本應以促進幼兒在“做中學”“玩中學”而獲得行動經驗的學習與發展為其根本的職責,從而為后繼的學校教育和學科學習,乃至一生的成長而奠定童年期的經驗基礎,而“小學化”傾向以其提前或下移的教學目標與內容,作為一種狹隘而短視的“入學準備”為導向,打破了這種以個體發展規律和學習進程為依據的整體教育秩序及其課程設計,使得“幼小協同,科學銜接”的預期被架空。

                解決“小學化”傾向需找到根源

            因其背后廣泛而深刻的文化根源與現實土壤,祛除幼兒園的“小學化”傾向及危害,任重而道遠,斷然不可奢求畢其功于一役。克服和糾正“小學化”傾向,必須要調動和協調各種社會力量,綜合運力,多管齊下,持續推進,為學前兒童的健康成長和現代學前教育的改革與發展,穩步建設和優化積極的社會支持系統及其制度與環境。這一定是包括幼兒園、家長、社區、教育行政部門等各類社會力量及其機構在內的各司其職,彼此協調一致,進而形成推進科學保教工作、促進幼兒身心健康成長的職能合力。

            就其切實而有針對的具體舉措而言,我們必須堅持遵循兒童身心發展規律的專業立場,持續深化幼兒園課程的改革和保教質量的提升;必須創設和營造適宜于幼兒發展的良好條件,整治和規范違背幼兒學習規律的教育環境和行為;必須加強和完善幼兒學習與發展、教育質量的科學評價及其科學的管理與指導;必須加強幼兒園保教人員的專業學習和教師隊伍的素質提升;必須有效開展和深度推進家園共育及其與社區聯系的工作;宣傳科學的學前教育觀念與方法,為幼兒學習與成長營造良好的社會生態和輿論氛圍。

            (作者系福建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12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