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研學旅行與學校課程怎樣有機融合

            發布時間:2019-05-16 作者:申宣成 馬東賢 來源:中國教育報

            教育部、國家發改委等11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各中小學將研學旅行納入學校教育教學計劃,積極促進研學旅行與學校課程有機融合。之后,研學旅行成為我國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的熱點問題,并涌現出一批有影響力的實踐成果。如重慶巴蜀小學組織實施了系列研學旅行課程,并將其納入學校綜合育人課程體系,相關成果榮獲2018年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特等獎。但是,從全國范圍看,研學旅行普及程度較低,國家推進研學旅行的愿景還沒有真正落地。在筆者看來,根本原因有兩個:一是對研學旅行的育人價值認識尚不到位;二是在研學旅行的設計實施方面缺少有效“招數”。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為什么要有機融合

            “研學旅行與學校課程有機融合”是《意見》提出的明確要求。為什么要強調“有機融合”呢?

            一是強調了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渾然一體、密不可分的關系。研學旅行作為一種重要的課程形態,在學校育人活動中起著重要作用,理應成為學校課程體系中有機組成部分,而不是游離于學校課程之外的“花瓶”或“噱頭”。只有認識到了這一點,才能避免研學旅行在學校課程中的邊緣化和虛無化。

            二是強調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要實現全面、深度融通,而非局部、膚淺拼接。具體而言,就是要將研學旅行深入到學校課程的方方面面,既要將其融通到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中,也要將其融通到學科課程中。在我國當下的中小學課程體系中,學科課程占據著絕對主導地位,大多數學校綜合實踐活動課程的教師是由學科教師兼任的,因此尤其要關注研學旅行和學科課程的融通。一旦將研學旅行置于學科課程之外,其深度實施和持續發展必然很難保證。

            三是強調了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融合的實施效果。通過研學旅行課程的融入,加強學校課程和自然、社會的聯系,營造綠色、陽光、生機勃勃的學校課程新生態。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有機融合有何價值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有機融合是中西方教育的優良傳統。

            審視中西方教育發展的歷史不難發現,研學旅行是世界各國、各民族文明中最為傳統也最為重要的教育方式之一,它在教育的濫觴期就是和學校課程緊密聯系在一起的。

            在我國,早在兩千多年前,孔子就帶領他的弟子用14年時間周游列國。在游學過程中,讓弟子體驗“六藝”之學,感悟“仁義”之本。《史記·孔子世家》記載:“孔子適宋,與弟子習禮大樹下。”這里“習”不是溫習,而是“實踐”的意思。明末清初教育家顏元繼承了孔子“習”的教育傳統,提出了“習行”“習實”的教育思想。近代以來,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提出了“生活教育”的理念,認為“社會即學校”“生活即教育”,并針對當時“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的現象,提出了“六大解放”的思想,其中之一便是“解放孩子的空間,使他們能到大自然大社會中取得更豐富的學問”。

            游學也是西方教育的傳統。200多年前,捷克教育家裴斯泰洛齊是這樣上地理課的:他帶著學生徒步向學校附近的比由侖河谷進發,學生沿途觀察河谷的地貌,挖取河谷的黏土帶回學校,捏成河谷的模型。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每學期都會帶學生到森林里研學野營。在無邊的森林里,學生組織熱鬧的篝火晚會,欣賞日落的壯美景色,觀察河流沖刷形成的復雜地貌,將課堂所學和真實世界聯系在一起。

            在科學技術日新月異的當代社會,研學旅行煥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美國教師雷夫·艾斯奎斯把大規模的戶外教學當作“家常便飯”,經常帶領學生走出校園四處旅游,甚至會花兩周的時間帶學生到歐洲漫游。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有機融合符合心理學的基本規律。

            認知心理學家皮亞杰認為,人的思維運算與人的身體活動是密切相關的,“一個孩子動手把物體放在一起或分開的動作,會逐漸內化為加減法的心理運算。”這足以說明實踐活動在認知學習中的重要性。隨著實驗心理學的發展,大量經典實驗進一步證明了人的身體及其運動狀態對于認知和情感發展的重要性。1988年,德國心理學家弗爾茲·斯特勞克做了一個經典的實驗,結果發現用牙齒咬住筆(笑的面部動作)的被試比那些用嘴唇咬住筆(苦的面部動作)的被試更傾向于認為卡通片(中性)滑稽可笑,從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面部肌肉運動方式和狀態直接決定了被試的認知和情感。2018年4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發布報告《教師作為學習環境的設計者:創新教學法的重要性》,推介了將深刻影響未來教育發展方向的6種創新教學法,其中兩種分別是體驗學習和具身學習。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有機融合符合課程論的本質要求。

            在拉丁文中,課程一詞的本義是跑道。如果從這個意思出發,學校課程原本就不該把學生整天束縛在教室里,被動地接受各種知識,相反,他們應主動地、充滿好奇地奔走在學校、社會、自然等各種“跑道”上,興奮地感受、發現、探索未知世界。正如美國教育家杜威所言,知識的獲得不是個體“旁觀”的過程,而是個體在與某種不確定的情境相聯系時所產生的解決問題的行動,是主動探究的過程。基于這種實用主義的教育哲學,他強調學校教育應實現“三個轉移”,即從以教師為中心轉向以學生為中心、從以課堂為中心轉向以活動為中心、從以教材為中心轉向以經驗為中心。

            研學旅行倡導在旅行中探究、在探究中運用、在運用中學習,其有效實施有助于消除學校課程和現實社會的壁壘,打通知識世界與生活世界的聯系,為學生提供豐富多彩的探究情境、多種多樣的學習機會、富有挑戰的課程經驗,使學校課程回歸生活的本位和課程的原點,因而具有重大的課程論意義。

            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有機融合有何具體策略

            實現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的有機融合,需要有具體策略。以下結合浙江嵊州逸夫小學開發的“浙東唐詩之路”研學旅行課程,分析設計和實施研學旅行課程時需要關注的主要問題。

            充分挖掘研學旅行地域資源。

            長距離、長時間的研學旅行活動需要的資金和資源都很多,組織的難度自然也很大,不可能成為常態的學校課程。在這種情況下,要實現研學旅行和學校課程的有機融合,就必須善于從自然風光、革命歷史、傳統文化、改革發展等多個方面深入挖掘、盤整本地的研學旅行資源,因地制宜地開展研學活動。

            浙江嵊州素有“萬年文化小黃山,千年剡溪唐詩路,百年越劇誕生地,中華書圣歸隱處”等美譽,尤以“浙東唐詩之路”為顯。這條路上,大約走過450余位詩人,創作了1500余首山水詩。李白、杜甫、白居易、賀知章、宋之問、劉長卿、李商隱、杜牧、王維、崔顥、賈島等都曾在這里擊節高歌。中小學教材中也收錄了不少相關的古詩句,“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這條路上,至今還保留著千年古樸氣息,魏晉風度散落在青山秀水間,如王羲之蘭亭雅集、謝靈運木屐赴任等。

            為充分利用“浙東唐詩之路”的育人功能,學校對這條散落在長達200多公里水路上的教育資源進行深入挖掘,確定了一條6地11個點的研學旅行線路(如圖)。

            系統規劃、構建與學校課程有機融合的研學體系。

            研學旅行課程具有綜合實踐課程的基本樣態,它包含著品德與社會(道德與法治)、少先隊活動、綜合實踐活動等多個學科的元素,是復合型、多功能的課程。但是在具體的課程規劃和建構時,我們應該遵循“少就是多”這個教育學的基本規律,在關注綜合的同時突出某個學科的特點,從而做到點面結合,以少勝多。正是從這一思路出發,我們將“浙東唐詩之路”課程主要定位于與語文學科教學的融合。

            結合語文學科課標、教材體系、學生年齡特征,在反復研討的基礎上,我們提出通過詩路一景,感悟一詩,了解一位詩人,開展一個主題探究,從而親近唐詩、學習唐詩,感受優秀文化,增強漢語的認同感(見表)。

            綱要研制,形成指向發展能力的“三段”自主合作的實施范式。

            研學旅行是一門以學生為主體,以發展學生能力為目標,在內容上超越了教材、課堂和學校的局限,具有探究性、實踐性的課程。

            在課程綱要研制中,我們提出“用腳步丈量唐詩”的課程口號和“文化之旅、山水之旅、研學之旅、成長之旅”的課程理念,以培養學生自主、合作、探究能力為主要目標,采用行前準備、行中體驗、行后展示“三段板塊式”實施范式,關注各個景點蘊含的詩歌詩人和文化元素,讓學生參與、主導活動的設計與組織,注重學科知識融合,通過研學任務單進行觀察、訪談、操作、驗證和體悟等多種學習方式,從而產生對唐詩、對家鄉更新的認識和更深的情懷。

            評價跟進,形成研學與旅行相結合的綜合評價方案。

            研學旅行的評價包括研學的評價和旅行的評價,研學的評價與研學任務相匹配,一地一方案,以保持研學與評價的一致性;旅行的評價除個別旅行點特殊要求外一般可以通用。兩個方案合二為一,評價以簡易和可操作為原則,不易過于細化,增加學生負擔。

            (申宣成系杭州師范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馬東賢系浙江省嵊州市逸夫小學校長)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16日第8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