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三度淬煉熔鑄課程高階性

            發布時間:2019-05-20 作者:柳宏 來源:中國教育報

            去年,我國開啟了“建設一流本科、做強一流專業、培養一流人才”的新征程,吹響了中國大學再出發的集結號。眾所周知,專業是人才培養的基本單元,課程是人才培養的核心要素。一時間,圍繞一流課程建設,淘汰“水課”,打造“金課”,成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向廣度拓展、向深度掘進的熱點,成為高校課堂革命和教學創新的熱詞。

            什么是“金課”?一般認為,“金課”具有“高階性、創新性、挑戰度”等“兩性一度”的特點。長期以來,“創新性”“挑戰度”似乎耳熟能詳,亦較好把握。但“高階性”則相對陌生,且高到什么程度,如何顯示,如何確定?似乎有點玄虛,不著邊際,沒有抓手。故此,筆者擬對“高階性”粗淺思考,以期深化對“金課”的認識,為打造“金課”添磚加瓦。

            如韓信將兵,拓寬教學資源廣度

            課堂是教學資源的集散地。專業人才的知識、素養和能力是通過教學資源的灌注,進而孕育和生成的。教學資源決定了課堂效果,制約著人才培養水平。那么,什么樣的教學資源才能保證教學效果?怎樣采集、整合和優化資源?

            現實中,教師是課堂教學的總導演、總策劃和總指揮。也是教學資源采集、選擇、組織和設計的主導者。但實際上學生完全可以,并主動參與教學資源的搜集、開發。學生的參與,能夠有效保證教學資源的豐富性、完整性、密集性,為課堂教學質量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

            教學資源的搜集就像韓信將兵,多多益善。要盡可能放射發散,一網打盡,努力做到沒有遺漏、沒有死角、沒有邊界。過去,歷史悠久的中文專業重視教材建設,鼓勵自編教材,就是為了追求教學信息的豐富翔實。編撰教材的過程,需要對相關知識、文本和文獻認真細讀、互參比較。這種對教學資源調查、搜尋、開發的過程,就是對課程內容、教學信息窮盡式搜索、拉網式“掃蕩”的過程,無疑有助于教學數據的豐富、博大、廣闊,為課堂教學提供了信息支撐和物質保證。

            楊伯峻的《論語譯注》是儒家經典中發行量最大的一類書籍。為保證內容的完整性,楊伯峻在“撰述‘譯注’之先,曾經對《論語》的每一字、每一詞做過研究,編著有‘論語詞典’一稿。目的就是盡可能地弄清《論語》本文每字每詞的涵義,譯注才有把握”。唯其如此,《論語譯注》一版再版,一印再印,發行量達到40多萬冊。

            如淘金挖礦,探究教學內容深度

            課堂不是教學資源信息的堆積場。如果課堂僅是課程內容的簡單羅列、教學訊息的“疊床架屋”、知識結構的“水果拼盤”,那就真正墮落為“水課”了。打造“金課”必須超越有關文獻資料,突破習慣認知模式,打破傳統知識體系,往深處多挖一鍬;必須要有問題意識,不斷追問、叩問、設問、反問,大膽質疑,勇于創新。

            以講授作品鑒賞為例,必須在縱橫比較、爬梳剔抉中跨越前人的先見及局限。著名文學家畢飛宇在講莫泊桑的《項鏈》時,一鍬鍬挖掘,透過虛榮和命運懲罰,透過資本主義的人心腐朽和道德淪喪,超越虛偽、貪婪、吝嗇、腐朽等一大堆形容詞,終于挖掘到《項鏈》里“別的”意蘊。

            “在莫泊桑的《項鏈》里,我首先讀到的是忠誠”,其邏輯依據是項鏈丟失之后,“他們的內心絕對沒有跳出契約的動機”。畢飛宇繼續向下開挖作家的性格問題:“有些作家的性格是軟的、綿的,有些作家的性格是硬的、狠的。”莫泊桑就“手狠”。“對于一個曾經的、光彩照人、眾星捧月的女性來說,還有什么比‘發紅的手’更令人不堪呢。”

            畢飛宇像采礦一樣不斷開采,像淘金一樣去除雜質,層層揭開繆斯神秘的面紗,呈現出文本無與倫比的魅力。

            如點石成金,駕馭教學講授高度

            “教無定法,貴在得法”。課堂教學效果取決于教師駕馭課堂的藝術。有人說:教師是音樂指揮家,也是政治演說家,還是節目主持人。一個優秀的教師能夠胸有成竹、游刃有余地創造出妙趣橫生、激情飛揚的課堂,能夠用歡樂、深邃、微笑、憂慮等表情調節課堂氛圍和節奏,能夠通過語調、停頓、啟發、提醒等方式引導學生展開想象和聯想。

            當然,高校“金課”不能僅僅停留在一般的教學藝術和技巧上,還應該自覺攀登駕馭課堂的高度。

            首先,對教學信息作出高度的聚焦、凝練。楊伯峻注“錯諸枉”時,先存兩說,即錯有放置的意思,也有廢置的意思。接著申明“一般人把它解為廢置,說是‘廢置那些邪惡的人’(把‘諸’字解為‘眾’)。這種解法和古漢語語法規律不相合”。如此充滿自信的論辯、富有高度的斷語,建立在定量統計、定性分析的材料支撐上,源自辛勤編制詞典打下的基礎、積淀的底氣。

            其次,對教學內容具有深邃思考和精辟洞見。《史記》“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文選》“事出于沉思,義歸乎翰藻”,王國維說“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固有高致”。都是在文章中闡述對宇宙、社會、人生的深邃獨特的感知和敏銳精辟的洞見。“小說的抒情和詩歌、散文的抒情很不一樣。小說的抒情有它特殊的修辭,它反而是不抒情的,有時候甚至相反,控制感情。”畢飛宇在講授小說課時說,面對情感,小說不宜“抒發”,只宜“傳遞”。讓讀者“懂得”,這個“懂”是關鍵。在此體現的是人情練達、世事洞明,反映的見微知著、高屋建瓴。

            此外,對教學目標的前瞻性思考。在信息密集、知識爆炸的全球化時代,教師必須刻苦鉆研教學內容,及時更新新知識,敏銳捕捉新信息,迅速解決新問題。必須站在學術前沿挖掘知識本身潛在的真和美,抓住重點、難點、關鍵點,激發學生的求知欲望,點燃學生的學術理想。如講授中國文學史,要引導學生了解中國文學史撰寫范式已經歷了以文體為導向、以作者作品為主、以文本為重心的三次轉換,同時還要了解《劍橋中國文學史》的質疑創新特質,將文本、文學、文化視為有機整體,充分關注制度文化等與精神文化之間的互動及其對文學創作的理念。

            “金課”的“高階性”由廣度、深度、高度融合澆鑄。廣度是深度的基礎,深度是廣度的升華,高度是深度的結晶。高度是點鐵成金的能力,是化腐朽為神奇的智慧,也是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的雨露甘霖。“金課”的“高階性”導致課堂從要聽、愛聽、想聽轉變為愛思、求思、深思,升華為質疑、批判、超越,主動地發現意義,建構意義,甚至創造意義。

            (作者系揚州大學文學院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20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