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lvv9f"></menuitem>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meter id="lvv9f"><cite id="lvv9f"><ol id="lvv9f"></ol></cite></meter>

        <progress id="lvv9f"></progress>
        <progress id="lvv9f"><cite id="lvv9f"></cite></progress>

            <sub id="lvv9f"></sub>
            首頁>檢索頁>當前

            大支持≠大投入 專業群≠專業組 做方案≠做文案 走出去≠輸出去

            “雙高計劃”申報的四個“不等于”

            發布時間:2019-05-21 作者:王壽斌 來源:中國教育報

            日前,教育部、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對今后一段時期我國職業教育的發展進行戰略部署。計劃圍繞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新要求,集中力量建設50所左右高水平高職學校和150個左右高水平專業群,到2035年,使這批高職學校和專業群能夠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進而支撐國家重點產業、區域支柱產業發展,引領新時代職業教育實現高質量發展,即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雙高計劃”)。

            根據項目申報通知要求,各地各學校已于4月29日正式開始組織申報。為了幫助申報學校吃透文件精神,準確理解國家意圖,科學把握“雙高計劃”的本質要求、重點任務和實施路徑,教育部一方面在官網公布《關于“雙高計劃”申報通知的十問答》,一方面在5月10日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王繼平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不僅強調“中國特色”“高水平”兩個本質要求,還把“當地離不開、業內都認同、國際可交流”列為申報基礎。

            由上可知,國家對“雙高計劃”的要求和導向已經非常明確。然而,在具體申報過程中,仍有許多學校陷入申報認知的誤區,迫切需要及時給予提醒和修正。

            其一,大支持≠大投入。由于此次“雙高計劃”的項目總投入高達650億元,所采取的政策是由教育部“領投”、帶動各部委“跟投”的模式,而且又明確要求各地政府對“雙高計劃”學校給予重點支持,因而許多申報學校為了顯示自己的辦學實力雄厚和項目建設決心,不僅在申報書的“辦學基礎”部分極盡美言、大秀家底,而且對計劃建設的項目也盡情“大手筆”書寫、高品位“暢想”,一味追求硬件的“高大上”,致使總體預算動輒十億元之多。客觀上講,對于“北上廣深”等經濟超發達地區而言,數以十億元計的建設經費投入也算不上特別離譜,但對于眾多經濟水平一般和較差的中西部地區來說,就顯得有點馳高騖遠和不切實際了。從務實的角度講,這樣的做法不僅不值得提倡,而且“此風不可長”。另一方面,為了高質量完成“雙高計劃”建設任務,地方政府對“雙高計劃”學校的財政支持自然是越多越好,但更要偏向于引導和激發學校增強自我造血功能,提升“野生”能力,通過強化科研服務來增加自主營收,而不能滋長“等、靠、要”和“哭、喊、鬧”的歪風。在某種程度上說,這樣的引導才是“雙高計劃”建設的科學路徑和真正目的。

            其二,專業群≠專業組。國家之所以將“專業群”作為申報項目載體,而不是單個“專業”,主要是為了鼓勵高職學校以寬泛的專業群對接完整的區域產業鏈,促進專業資源整合和結構優化,發揮專業群的集聚效應和服務功能,實現人才培養供給側與產業需求側結構要素的全方位融合。從學術角度講,專業群更適合與產業鏈對接,更偏向于“微笑曲線”不同領域所對應的不同專業進行跨界組合,但在實際辦學中,許多學校的“鏈條”意識并不強烈,甚至根本就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專業群”,而只是“專業組”。毋庸諱言,對于一所學校來說,新建專業需要增加很多人、財、物和課程、資源等投入,其難度可想而知。為了省時省力省財,一些學校不惜以“專業組”替代“專業群”,只將本校現有的相關相近專業人為“打包”疊加在一起,再冠以一個名不副實的群名。顯然,這樣生拉硬扯的“拉郎配”,只能在形式上完成“建群”任務,而實質上群內各專業根本不具備對接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基本特征,尤其是大量的傳統制造類專業缺乏向基礎材料、新品研發和市場拓展、售后服務等“微笑曲線”兩端延伸的內生動力,完全達不到“雙高計劃”提出的服務區域產業、助推產業轉型升級的要求。由此形成的師資隊伍,也只能是“團伙”而達不到“團隊”的標準,其整體攻堅實力很難充分體現和發揮。

            其三,做方案≠做文案。筆者曾應邀參加了某知名高職學校“未來5年發展規劃”的修訂工作,一度為該校前瞻性很強的發展愿景和藍圖勾畫而激動興奮。當時的規劃很有創新意識,只要能夠爭取到相應的資金支持,并全力以赴地付諸實踐,完全可以在全國職業教育領域起到很好的示范引領作用。然而,日前看其“申報方案”卻大失所望,原本許多很有特色和堪稱亮點的項目已經全部不見,唯一值得稱道的只是精彩時髦的口號和對仗工穩的標題,更像是精美的形式大于內容的“宣傳文案”,而非注重內涵創新的“申報方案”。私下了解,之所以如此,倒不是學校沒有遠見、缺乏魄力,根本原因在于承擔建設任務的二級院系思想保守、懶于創新,不愿自加壓力,擔心現在為了項目出彩和申報成功而給自己“套上龍頭”,到時候卻完不成既定任務,影響學校“通過”建設評估,因而寧可承擔“缺乏創新”的“罪名”和指責,也不愿將那些本來很想去做而不確定因素較多的創新項目列入建設方案,甚至為了增加建設方案的“豐滿度”和創新性,不惜將已經在做或即將做成的項目當作未來規劃寫入“申報方案”。如此工于“套路”的“文案”,顯然偏離了“雙高計劃”的本來要義。

            其四,走出去≠輸出去。在“一帶一路”和“中國制造2025”的時代大背景下,中外合作辦學是此次“雙高計劃”申報的重頭戲之一。多年來,我國職業院校在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項目教學等方面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國家層面也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從而具備了對外輸出的基礎。然而,撇開“規模最大”的先天條件之外,在實際辦學的水平和體系構建的“現代性”等方面,我們仍與發達國家存在一定的差距。基于這一現實,我們“走出去”的目的不應該僅僅定位于將現有的職教資源和辦學經驗簡單地“復制”到職教基礎較弱的發展中國家,只滿足于搶占“先機”、單打獨斗地到海外設立分支機構、成立培訓中心、組建國際學院,而應當適時成立中外職業教育合作聯盟,架構國際交流平臺,大力開展具有國際視野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研究,牽頭制定既具有中國特色,又符合當地實情,同時還能較好服務在外中企的職業教育標準,因地制宜地開展職業教育領域的國際交流與提升活動。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可交流”的目標,也才有可能最終占領全球職業教育的制高點。

            (作者系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職業技術學院教授、黨委副書記)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21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q892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大陆伦理电影